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抓码王一利丰港 >

抓码王一利丰港

112年今亏损29亿港元!全球图图库利丰港供应链帝国香港利丰由盈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1-03 点击数:

  由1906年创立至今,全球供应链帝国香港利丰集团已走过了112年,其百年企业的传承经验,值得大家总结与借鉴。

  之前,我们分别谈及利丰冯氏家族“先退市再上市,掌握控制权”、“ 香港利丰的“30/70”模式”,有读者留言,想多了解一下利丰如今的接班状况,那我们一起来关注:家族第四代冯裕钧,把百年利丰究竟带往了何方?

  去年,是冯氏家族第四代冯裕钧,出任公司行政总裁第三个年头,也是利丰第8个“三年计划”关键一年,为何出现由盈转亏呢?据冯裕钧解释,主要受香港财务准则影响所致。2017年,利丰实现的纯利为4700万美元,但因已终止经营业务依香港财务准则作出5.92亿美元的一次性非现金重估亏损,与纯利抵消后形成巨亏。

  20多年以来,为适应不同时期外部环境与资源能力的变化,利丰集团提出了“三年归零”做法,即每三年从最低的一层思考,从零开始制定计划,这也是利丰保持与时俱进、长盛不衰的一个重要策略。自利丰第四代“准接班人”冯裕钧2014年执掌经营以来,已制度了二个“三年计划”,去年是第8个。去年7月8日,是万向“生日”,创始人鲁冠球病逝之前,也给家族企业提出“奋斗十年添个零”要求。

  商业社会瞬息万变,尤其是外部经济、社会、政策、技术等方面都在不断更新变化,及时制定短中期发展目标计划及相应策略,也是家族企业长青之道之一。

  2017年年底,利丰集团“裁剪枝叶”,宣布策略性出售旗下家具、美容产品、以及毛衣三大产品业务。有关交易将于今年上半年完成。预计,交易将予利丰集团带来11亿美元现金,会反映在2018年度的财务业绩中。自冯裕钧2014年上位后,他一直从事利丰业务各大版图的优化与裁剪。又比如,2016年,利丰就出售了亚洲消费品及健康保健用品的分销业务。

  在新的“三年计划”中,冯裕钧借鉴在美国硅谷的经验,要为为公司和广大的供应链实行数字化,并提出了创造未来的供应链三要素:“速度、创新、数字化”。利丰改革的焦点,要放在这三个方面,预期将于2019年成功落实改革。

  冯裕钧认为,目前的供应链,还是一个传统、相似的世界;他自信地表示:“毋庸置疑,有朝一日会有人把整个供应链数字化,而我们当然希望成为首先完成这件事的人。”

  步入21世纪后,全球零售商的业态及发展模式都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中国新零售革命到来,随着移动支付普及,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线上线下完全融合,未来将重塑整个供应链,进而改变零售业格局。

  其实,不仅是零售领域的数字化转型,如今许多制造业品牌如美的,已开始利用电商平台上的数据,来决策产品的设计、产量以及库存等。也就是说,一个产品,从消费者、零售商、物流,乃至上游的制造商,各大供应链环节的连接、配对,都在互联中迈向全面数字化。也就是说,数据已是今天商业世界的核心要素,这也是专注于供应链的百年利丰的世纪难题,更是冯氏第四代冯裕钧的传承使命。

  利丰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出口贸易商号之一,1906年由冯裕钧的曾祖父冯柏燎一手创立,鼎盛时期,旗下拥有四家香港上市公司(利亚零售、利和经销、利邦控股、利丰)。其中,利和经销已经私有化退市,利亚零售也不再交易;2017年11月,山东“如意集团” 以22亿港元,收购了主营高档男装的零售商“利邦控股”,

  如今,利丰集团旗下尚有二家控股的上市公司,一家是百年“利丰”,另一家是2014年7月拆分上市的“利标品牌”,被称为港股独角兽,有四个业务范畴,即童装、男女时装、鞋履及配饰,以及品牌管理。

  冯裕钧,生于1974年;2014年,他出任利丰集团CEO时,成为负责领导利丰改革的第四代领导人,时年40岁。

  对于自己主导的百年家族企业利丰的改革,冯裕钧说自己工作像极限运动一样,“站在悬崖一跃而下,跳进未知的数字未来”。但他认为,这既困难又危险,失败的机会也颇高,但一旦成功,就可以带来极大回报;“但老实说,我不认为我们有其他选择;所以,我们主动选择跳下去。”

  如果说冯氏家族第一代冯柏燎、第二代冯汉柱,打下了利丰的商业根基,真正让利丰脱胎换骨式发展的要归功于第三代领导人冯国经、冯国纶兄弟昆仲,他们以现代管理模式治理,使得利丰蜕变成为全球知名的跨国商贸集团。

  现年73岁的冯国经,当年攻读了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留校任教,彼时,在哈佛留学的还有小他二岁的弟弟冯国纶。冯氏家族史上,历代接班人都各凭其事创出辉煌。弟弟冯国纶先回港,2年后,冯国经也奉父命回到香港,兄弟接力,一起成为冯氏家族企业第三代掌门人。

  1979年,适逢中国改革开放大幕开启,迎来一波新的制造业大潮,冯氏家族企业也步入第三代接棒,兄弟两人携手把公司发展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采购企业。2005年,冯国经、冯国纶同时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年度杰出企业家,羿年,两人又双双列入《时代杂志》的“亚洲六十年来的英雄”。

  利丰之所以能延续100多年,成功在于变革。利丰生意庞大,黄大仙三肖期期中727244虽是家族企业,可公司更强调价值观和企业文化,到第三代冯氏兄弟掌舵期间,不断对管理层进行调整,事实上已逐渐转变为现代企业的经理人负责制度。不过,现代并不意味着对传统的背叛,人们会发现,冯国经时常穿的白衬衣袖口,绣着一个“冯”字,时时不忘提醒自己的家族责任。

  利丰最近一次掌门人交棒,发生于2012年,冯氏昆仲二人的长兄冯国经退居幕后,由弟弟、原利丰执行副主席冯国纶接替,出任利丰主席,冯国经担任荣誉主席。也正是这一年,利丰家族第四代成员也进入接班的基层历练,逐步接手打理家族生意。比如,冯国经之子冯裕钧,正式出任利丰集团营运总监。

  “上阵父子兵,打仗亲兄弟”,财富继承路上,接力棒交予兄弟姐妹的案例不少,与利丰冯氏兄弟相似,泰国潮商巨子谢国民,就是从大哥谢正名手上接下权力棒。另外,国内的均瑶兄弟、海亮股份冯亚丽、冯海良姐弟,都是成功例子。

  冯氏家族第四代,均参与家族事业之中,处于一种“集体接班”状态。冯国经的三个子女中,长女冯咏仪,现任冯氏集团零售业务总裁,2016年,他接替叔叔冯国纶担任家族旗下上市公司“利邦” 公司副主席,而他的堂弟,也就是冯国纶儿子冯裕铭,也同时获任公司之非执行董事。

  今年2月,刘强东的京东集团与冯氏零售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共建AI无界零售中心,就是由冯咏仪所推动的。她说:“人工智能对零售业的未来和驱动用户体验是一项必要的元素,纵观我们的零售业务,人工智能是我们的关注焦点。”观察者认为,冯咏仪、冯裕铭进入利邦任职,有姐弟联手接棒之意。另外,现年38岁的冯裕铭还是台湾利丰的公司代表人。

  冯裕津,今年43岁,乃冯国经次子,系利童(管理)行政总裁。因冯氏集团入股港股“中港照相”,他也被委任该公司非执行董事。冯裕津毕业于波士顿大学,后又取得日本国际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2001年,他加入家族企业冯氏集团的后一年,被调任集团旗下一家位于纽约的私募公司,专责发展消费类基金。2006年~2008年,他又受聘日本地产基金Aetos Japan的资产汇报及组合管理副总裁,此后在回归冯氏集团。

  不少人认为,由于冯氏家族持有的飞机租赁、玩具反斗城、以及其他零售业版图,均未上市,安排冯裕津“空降” 中港照相,或有借壳上市之打算。

  2014年,冯裕钧正式成为利丰这个市值过百亿的环球供应链巨头的掌舵人。作为利丰第三代传人冯国经的长子,小时候却很少接触家族事务,更不会预期接掌公司。

  冯裕钧出生在香港,1988 年赴美留学,先后在哈佛大学和美国东北大学深造。1996 年,他成为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普华永道会计师,三年后,他与三个合作伙伴一起创办硅谷初创公司3000 万美元的注资来自于创投资金。

  在硅谷的所有人都希望成为下一个乔布斯。当时正站在数字世界的尖端的冯裕钧,也很振奋地怀揣这一梦想,可当时的他显然没有成功。2年后,冯裕钧离开那家初创公司返回香港休息数月,当年,父亲说服他,回来利丰担任一个短期职务。

  2001年,冯裕钧正式加入利丰集团,多年历练后,于2008年获委任为利丰的执行董事。2014年7月7日,冯裕钧从服务利丰多年的职业经理人乐裕民手中接过经营利丰的权杖,出任利丰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交接后,乐裕民转任分拆上市另一家冯氏旗下上市公司利标品牌的总裁。乐裕民的太太,大家很熟悉,她就是华语流行女歌手李玟(CoCo Lee)。

  冯裕钧接掌利丰后,公司也陷入重重困境,受到市场环境及零售业态等变化影响,经营就每况愈下,营收及利润不断下滑。2017年2月,利丰被剔出港股蓝筹股行列,彼时市值仅276亿港元,而2011年1月,顶峰时期的利丰市值高达2050亿港元。

  110余年历史的利丰,曾经叱咤风云,也多次岌岌可危,但都能越过险阻难关,秘笈有三:一是强大的家族凝聚力;第二就是专注,专注某个领域;第三就是勇于变革,利丰一直在变,世界也在变,就看谁变得更快。历史上,利丰以“善于对商业环境变化作策略性改变”而著称于世,其卓越的供应链管理,一直被许多商业教材奉为经典案例。

  近一二年,利丰舍弃多个传统业务,聚焦数字化供应链建设,这是冯裕钧主导利丰转型变革的核心任务。如今,改革利丰的“三计划”已走过第一年,正如冯裕钧说的,创造以“速度、创新、数字化”为核心,打造未来的供应链,改革不仅是改变利丰,也可能改变整个行业,连他自己也承认,有时候也有“愚公移山”的感觉。

  从2017 到 2019 年,冯氏家族第四代冯裕钧,要用短短3年时间,改造110多年的百年老店,让利丰与他供应链客户全面数字化,不得说挑战巨大。一旦成功,利丰就可能成为“供应链行业的彭博社”,也许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零售企业,而是一家数据公司。

  不久前,冯裕钧接受德国商贸杂志《Textil Wirtschaft》访问时表示,“成为一只走得快的乌龟,跑赢其他慢的乌龟,甚至成为行业中走得最快的乌龟,这都是不足够的。我们必须变成跑得快的兔子,得比整个行业跑得更快。两年前,利丰也曾是一只乌龟,但现在我们一步一步发展,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使用数据,从而蜕变成为兔子。”